2017年下半年,共享单车商业模式迅速迎来“死亡潮”,众多共享单车平台纷纷倒闭,目前统计已经34家共享单车品牌寿终正寝。

背后,除了单车企业和员工的损失,难以统计的供应商资金、用户押金,都是一笔笔可能永远也无法解决的烂账。

几乎很难存活下去,就连朱啸虎也在忙着说让ofo、摩拜合并来结束战争,但就在形式明朗、格局已定之际,没想到半路杀出陈咬金,老三哈罗单车却奇迹般得到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

投资方为蚂蚁金服、威马汽车、成为资本、富士达等多家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

这是10月底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合并后的首轮融资。

关键是,还有未得到证实的消息称,哈罗单车正在快速推进D2轮融资,而D2轮中将仍有D1轮的投资方蚂蚁金服。

天哪! 惊呆了的吃瓜群众都丢掉了瓜去围观。是谁,是谁给了哈罗单车融资的勇气?!

还有,得到融资的哈罗单车是否改变了共享单车的格局,ofo、摩拜,扎心不老铁?

真相:阿里支付的借力打牛

ofo的投资方已经开始为竞争对手提供资金,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投资方让ofo很是头疼。

有业内人士表示,马云之前虽然投资了ofo,但是阿里系在ofo的占股并不算多,此次阿里系扶持哈罗单车,其实是获得了这家合并后的新公司的实际话语权。

为什么哈罗单车会被选中,真相……

通过分析哈罗单车本次融资的出资方的成员名单便可理解,哈罗单车被资方选中既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本次融资是背后资方各取所需结果。

首先,从战略路径选择上来说,哈罗单车起步晚于摩拜和ofo,哈罗在市场占领方面避开了一线城市,而是在三四线城市投放单车;虽然共享单车在一线城市已经饱和到迫使政府出台“限投令”,但在三四线城市还有巨大机会。

哈罗单车的“农村包围城市”路线,让资本看到了包抄城市的机会;事实证明,哈罗单车的选择是可行的,截至2017年11月底哈罗单车注册用户达到8000万,大有后来居上的势头。

其次,哈罗背后最大的资本推手是阿里系蚂蚁金服旗下全资投资机构上海云鑫,永安行本就与阿里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今年9月18日,由上海云鑫领投,向永安行低碳增资8.1亿元,增资完成后。

上海云鑫持有永安行低碳30.53%股权(阿里亦为永安低碳母公司股东),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但握有永安行低碳的实际控制权;永安行早已上市,这让阿里等资方大赚一笔,

背靠阿里这座金山,在现金流充足的情况下,被阿里实际控制的永安行开始通过并购谋求抢占共享单车市场,在综合比较多家共享单车品牌之后,和阿里有亲缘关系且运营相对成熟的哈罗单车成为被阿里系选中的“猎物”。

在10月24日,哈罗单车和永安行合并,合并后的新公司中,永安行的股份降到了16.24%,蚂蚁降到了12.99%,60%是哈罗单车公司的股份,合并后的运营主体哈罗单车估值超30亿,成为共享单车第三名。

经过本次D1轮3.5亿美金融资,上海云鑫成为哈罗单车最大股东,哈罗被被阿里收入麾下。

看来,共享单车市场的角逐结束尚早,哈罗单车能否从三四线城市包抄,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进而取得行业老大的位置,也远未可知。

分类:

科技

评论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