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一遛漫画资讯栏目下文章:爱死亡和机器人会拍第二部么? 第二部将会引用的小说大猜测,喜欢看各类漫画内容就来遛一遛

毫无疑问,如果说steam上《只狼》成为霸屏大作;那么,Netflix的《爱,死亡和机器人》则是当之无愧的朋友圈刷屏首选。

上周,Netflix推出了18集短片动画集《爱,死亡和机器人》,作为NSFW系列,改编了众多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的名作。如果Netflix愿意公开这些素材来源,相信我们可以一饱眼福。当然目前我们可以稍作期待。

在第二部来临之前,我们可以大胆的预测哪些小说会被选为素材吧。

《明尼苏达饮食》(The Minnesota Diet)

《爱,死亡和机器人》中充斥着暴力和自身的恐惧。我们已知的一个作品原型来源于查理简安德斯(Charlie Jane Anders) 2017年在《波士顿评论》(Boston Review)的《全球反乌托邦》(Global Dystopias)上发表的《不要起诉,我也不会起诉》(Don t Press charge and I won t Sue)。故事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未来的对于性别认同的犯罪事件。而我们还可以猜测,安德斯的另一个故事《明尼苏达饮食》(The Minnesota Diet),也可能成为下季的素材,它讲述了未来都市在食物匮乏的情况下所发生的讽刺故事。

《ok,Glory》

麻省理工学院每隔数年就会出版一份叫做《12个明天》(Twelve tomorrow)的刊物,以小说式的笔法评价科技发展。其中有许多优秀的小说值得一读,尤以伊丽莎白贝尔(Elizabeth Bear)的《ok,Glory》最为精彩,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个崇尚科技的亿万富翁,意外被自己的智能家居勒索的故事。

《表面张力》

如果把时间拉回1970年,有一本科幻小说选集《名人堂》就收录了许多经典故事。即便时间过去多年,他们依然很适合《爱,死亡和机器人2》的基调。James Blish的《表面张力》可能会成为首选。讲述了一个地球探险队在另一个水生星球迫降的故事。由于失去了获救的可能性,他们设计出了微小的后代,并发展出了现代文明。

《地球之翼》

去年,克拉克斯世界杂志上面刊载了中国科幻小说家江波《地球之翼》,讲述了一对宇航员- 一名中国人,一名美国人-探索一艘突然出现在地球轨道上的外星飞船的故事。当然,这多少有一些《2001太空漫游》的色彩,但无疑会成为一部优秀的动画短片。

Lifecycle of Software Objects

无疑,这次的动画集,机器人占据了极为重要的角色。而改编自Ted Chiang的《软件对象的生命周期》(Lifecycle of Software Objects)或许足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素材。故事探讨了机器人在不断的培养中逐渐觉醒了自我意识的故事。

The City Born Great

N. K. Jemisin已经写出了多部优秀的小说作品。但这不妨碍她的高产,尤其在2016年为Tor.com所写的小说《The City Born Great》,这个故事的背景发生在纽约,讲述一个涂鸦艺术家打破物理存在的故事。

The Long Chase

即便至今,依然记忆犹新的一个故事是Geoffrey A. Landis写的,一个未来战争的幸存者一个机器人,试图逃离敌人,穿越几个世纪,乃至太阳系的故事。

The Paper Menagerie

刘宇昆的《祝有好的收获》确实惊艳了我们。但是也不能忽略了他的其他作品。比如《手中纸,心中爱》便是很优秀的作品,是关于一个混血儿通过折纸认知自我的故事。

《游牧民族》

作为Karin Lowachee的忠实粉丝,我不得不向你推荐他的《游牧民族》。讲述了一个有着自觉意识的机甲在失去心爱的飞行员之后面对一群流氓机甲的故事。

《不是现在》

去年,《克拉克世界》杂志还发表了切尔西穆扎尔的《不是现在》。虽然篇幅很短,但是很有意思。讲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机械臂和一个少年的故事。

《火星方尖碑》

去年获得雨果奖提名的《火星方尖碑》同样有着改编的潜力,这是琳达纳加塔(Linda Nagata)的作品。讲述了一个亿万富翁想要在火星上建造一座人类丰碑的故事。

When Robot and Crow Saved East St. Louis

去您12月出版的短篇小说《当机器人和乌鸦拯救了东圣路易斯》(When Robot and Crow Saved East St. Louis)也特别的有意思。

约翰斯卡尔齐

令人惊讶的是约翰斯卡尔齐有三部短篇小说被改成电影,也就是此次的《爱,死亡和机器人》。他的小说和荧幕表现出了极大的契合。

其实,《爱,死亡和机器人》的小说原型很多来源于网络,同时也挖掘了很多老作品,事实证明,即便时间过去,这些作品依然有着不灭的光辉。

比如凯伦特拉维斯(Karen Traviss)的科幻小说《适合东方》、查理斯谢菲尔德的《荒原》、默里莱因斯特(Murray Leinster)的《第一次接触》等等,虽然他们可能因为自己的长篇小说出名,但是不可否认在短篇小说领域,他们依然绽放着光辉。

当然,有时我们也可以注意到一些细节,比如对猫的使用。那么,Arthur C. Clarke的小说《谁在那里?》(Whos There?)似乎也是契合的。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个宇航员在舱外活动中发现一些意外乘客的故事。